日本企業“集體虧損”的啟示
來源:國茂科技發布時間:2012/6/19
  與日本不同,中國有巨大的國內市場,如果能激發國內需求,中國制造業應當可以走得比日本更遠。對先進技術產品的市場容量、規模經濟等,是中國制造業的特有優勢。但中國制造業的國內競爭仍有待進一步開放,不僅要對大小競爭者一視同仁,也要允許和鼓勵跨行業競爭和融合

  看近期公布的許多日本大企業年報,用“集體虧損”一詞概括并不為過。包括電子消費品、汽車、化學、合成纖維在內,諸多日本具有傳統競爭優勢的產業內的大企業,都已連年虧損,而且后繼乏力,前景堪憂。比如索尼,自2005年被韓國三星(微博)超越之后,電視業務已連續虧損8年,整體業務則連續虧損4年,2011年的虧損更創下了歷史紀錄。日本企業今日的表現,除了金融危機、大地震和日元升值影響出口等外部因素,自身問題不容忽視。

  傳統核心競爭力怎會失去?

  上世紀70年代,當日本電子產品大舉進入美國之時,美國企業幾乎沒有招架之力。在國內相關產業的壓力下,美國政府曾用反傾銷、301調查和雙邊專項采購協議等多種方法試圖“抵抗”,但都沒能擋住日本貨長驅直入。新穎、小巧、高品質和低價格,確立了日本產品在國際市場上數十年的競爭優勢。

  直到90年代,日本都擁有令歐美對手畏懼的創新能力和制造能力。但是,日本制造業企業幾乎都是從對歐美產品的仿制起家,而后主要是持續不斷進行一系列“改良式創新”強調實用、集成和成本控制,是更保險、更符合自己特點的創新模式。

  從90年代中期開始,日本企業的創新能力似乎有點難以為繼了。這個時期,制造業生產漸漸轉移到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它們在成本控制方面比日本有更大優勢;而歐美企業積極尋找新的科技和產業突破點,“改革式創新”令日本企業的“改良式創新”相形見絀。

  許多人把索尼與三星比較。在消費類電子產品上,三星這些年的發展令人驚異,其創新兼顧改良和改革,而且動作快,對市場反應靈敏。相比之下,索尼1968年開發出特麗瓏顯像管和1979年開發出Walkman之后,就沒有了突出的創新。

  日本企業今天面臨的問題是:過去擁有的制造業優勢在新產業、新產品涌現之時反而變成劣勢,產能無法有效轉換,而創新受慣性束縛,追求短期成本控制,不很注重新的利潤來源。其實日本企業這些年的連續虧損并不令人意外:這是個產業更替的時代,顛覆性創新者更能占得先機,而日本企業顯然慢了不止一拍。

  在今天強國的地位是很容易變化的

  2010年,中國在全球制造業總產值中的比重上升到19.8%,超過了美國的19.4%,成為第一。在這個新起點上,今年5月28日,胡錦濤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時講話強調,我們要努力從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轉變。

  作為工業大國,我們的制造業競爭力主要是規模和成本,和20世紀80年代的日本很像,如果不能審時度勢,不能對成功的資本作正確評估,乃至不愿舍棄,很可能會有不利的后果。

  世界歷史上已經歷數次技術革命,只有在技術革命中領先的國家,才能成為工業強國。眼下,信息技術、生物工程、新材料等新一輪科技革命,提供了產生新工業強國的契機。

  今年4月21日,英國《經濟學人》雜志發表封面文章指出,第三次工業革命已經來到。制造業正在走向數字化,新軟件、新工藝、機器人和網絡服務在逐步普及,這些技術使制造業和服務業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未來的工業強國,應當以信息技術為全線輔助,并善于整合制造業和服務業優勢。

  技術革命使得后進國家有趕超的可能,而如果錯失機會,領先國家也可能很快變得落后。日本的教訓提醒我們,在今天強國的地位是很容易變化的。中國的制造業要變強,必須創新驅動、轉型發展。

  牢固的國內基礎對國際競爭是有力支撐

  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思考。邁克爾?波特在《國家間的競爭優勢》一書中提出,一國的產業要在國際競爭中持續保持領先地位,與其激烈的國內競爭密切相關正是這種激烈的國內競爭迫使企業提高效率、不斷發明創造,在此過程中才不斷積累起向海外市場擴展的實力。牢固的國內基礎對國際競爭是有力的支撐。

  與日本不同,中國有巨大的國內市場,如果能激發國內需求,中國制造業應當可以走得比日本更遠。對先進技術產品的市場容量、規模經濟等,是中國制造業的特有優勢。但中國制造業的國內競爭仍有待進一步開放,不僅要對大小競爭者一視同仁,也要允許和鼓勵跨行業競爭和融合。

 
地址:中國浙江省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濱海園區五道13路315號  Copyright@www.js939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9044763號-1 技術支持:一壹品牌
黄色成人网站app_成人影片免费下载_免费成人视频app